您的位置: 高明信息网 > 健康

末世悚情—启世 第八章 鬼雾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27:50

末世悚情—启世 第八章 鬼雾

此时何雷和重翼一听徐度所説,都急切的走到窗边往外看,只见远远的一阵浓雾如同猛兽一般飘了过来,在雾的外围,不停地变换成男女老少的脸,各种哭喊嚎叫声从浓雾里响起,让人心中。对面的房屋中,马辰下午看到的那个中年女人正紧抱着那个脸色苍白的xiǎo孩,嘴里念叨着什么,而那个xiǎo孩的脸也越来越苍白,而在窗外,浓雾已经盖过了屋子。

一个灰色透明,浑身腐烂得能看见骨头的死灵四处飘荡,最后落在了中年女人和xiǎo孩的屋子前,他抬起头,脖子响起断裂的声音,但他毫不在意,仍然盯着他们的窗户,盯了几秒后,那个死灵的手脚搭在墙上,竟然像壁虎一样在墙上快速爬行起来,它快速地朝着窗户爬行,屋里的两人听到声响,都看着那扇窗子,但两人的表情截然不同,中年女人完全只有恐惧,xiǎo孩的脸上只有冷淡。

咚,咚,咚……

一下一下的撞击声从外面响起,女人吓得张嘴祈祷,而孩子却突然睁大眼睛,他奋力挣脱女人的怀抱,女人想再次抱住孩子,但孩子的身上散发着寒冷,她没办法靠近xiǎo孩,只能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窗口,屋外的死灵似乎感觉到xiǎo孩走了过来,停止用头去撞击窗户,但它仍然趴在窗户上。

窗门猛地被推开,死灵飘散的无影无踪,脸色苍白的xiǎo孩站在窗边,几只由雾气组成的手抚摸着孩子的脸,而这时,远处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,女人惊恐的看着窗外,他们最近常听到脚步声,但没有人见过那个脚步声的主人是谁,也没有人敢去看,只怕被杀死的是自己。声音越来越静,女人的心提了起来,完全忘记自己的孩子还站在窗边。

突然,脚步声停止了,外面的嚎叫声也停止了,只剩女人因恐惧而发出的呻吟,在她的眼里,现在在窗外的,是一颗比窗户还大的眼睛,此时正死死的盯着站在窗边的孩子。

“啊——”屋外响起了尖叫的声音,听到声音的马辰几步跨到窗边,看着外面,但外面是一片浓雾,什么也看不到。尖叫声还在持续,马辰转身推开身后的人冲出了房间,留下三个面面相觑的人。就在他们发愣的时候,马辰已经冲进了浓雾里,他知道他尖叫的声音就来自对面,他无视着那些从身边飘过的死灵,向前走着,但现在他感觉就像走在泥泞的沼泽里,行动越来越慢。

“徐度,跟我走!”何雷朝着徐度説着拿起了倚靠在墙边的长剑,转身走向门口,徐度应了一声背起巨剑跟在他后面。

何雷匆忙走到门口,突然想起什么,停下来伸手掏出一包东西,丢给了还站在窗边的重翼,什么也没説就转身走了,重翼接住钱袋,看了一眼手中那倍感沉重的钱袋,叹了一声,双臂交叉看着窗外的浓雾。

“这么大的死灵气息,直接进去会完全迷失在里面,王子,先等一下,我的盾附带有魔法结界。”徐度挥了一下背上的披风,从身后拿出一个银色盾牌,他紧持银盾挡在身前,嘴里念了一句咒语后,在何雷前面走进了浓雾里。一进浓雾,徐度的盾马上闪着金色的光芒,和之前与重翼战斗的时候一模一样。

“这么强的气流,当年到底死了多少人?”徐度刚走进浓雾里,就感到一股超强的阻力,如果不是他本身也很高壮的话,恐怕这股气流不知早已带他去了哪里。

“这里当年集结了全世界的人,可能感觉会很难受,尤其是你,徐度,你是圣骑士,他们对你的排斥很大,先等一下,我找一下马辰的气息在哪里,我们再走。”何雷説着拿起脖子上带的项链,这条项链是他父亲给他的,为了能在战争中不丢下自己的任何一个部下,他拜托了矮人制造了这条感应项链和无数的戒指,这条项链能和那些戒指互相呼应。看着这条项链,何雷心里涌起一股伤感,自己的部下现在只剩马辰一个了,剩下的都躺在那个已经湮灭的xiǎo城里。

“我来了,我就来了!”马辰大喊着走向对面,虽然阻力很大,但他还是见到了一个房子的轮廓,他心中一急,跨开步子挤到那栋房子前,手扶着房子喘了口气,拔出剑劈开门,走了进去。

马辰喘着气看着这黑暗无比的屋子里,那些声音再次出现在耳际,一直围绕着他的头转,马辰伸手挥了一下,那些声音才xiǎo了不少,这时他的眼睛也适应了黑暗,看到了楼梯。马辰奔上楼梯,但跑上楼的他什么也没看到,没有人也没有死灵,不过阁楼的窗户大开着,外面响着各种人喊杀的声音。

马辰看向窗口,外面已经没有了浓雾带来的灰白色,有的只是火光带来的橘黄色,声音越来越响,马辰几步走到窗边外看,不由得愣在原地,外面是一个xiǎo镇,很多穿着不同盔甲的人正在厮杀,到处都是火焰和尸体,马辰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,知道是战争,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让他看到这个。

害怕的吸气声在旁边响起,马辰转头去看,一个孩子坐在角落里,眼睛直直的盯着他,马辰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个xiǎo孩,却有一个脚步声在他脚下响起,马辰心中一惊,低头一看,一个身体从自己后面穿了过来,马辰抬头看向那个身影。

“黑金色的重甲!”马辰注意到那个人身上的穿的盔甲,很眼熟,而这时那个人开口了:“你害怕吗,你绝望了吗?”

孩子没有説话,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人,那人将手伸到他的面前,不知道干了什么,但随后马辰看到他放下的手里拿着一个面具。

“你相信天使吗,相信他们会来救你吗?”那个人又继续问道。

“你是吗?”孩子似乎不是很害怕了,问的时候并没有颤抖,而是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那个人。

“我不是,你才是。”那个人説着又戴上了面具,伸出了手,那个孩子似乎被他的话所感染,伸出了他的xiǎo手掌,当那个孩子的手掌碰到那个人的手掌时,窗外竟然响起了无数的嚎叫声,吓得马辰转头看去,只见那些已经惨死的尸体中,渗透出灰白透明的人形来,随后变成雾气飘向这里,看到那些雾气飘来,马辰自觉地让到一边。

那些雾气围绕着孩子不停地转,越转越快,最后包裹住那个孩子,变成了一个四米多高的白雾巨人,而且还在不断的变大长高,房子渐渐撑不住他的重量和身高,开始倒塌,马辰意识到这里非常危险,照着原路跑到一楼,冲向门口。

一踏出门口马辰再次陷入了浓雾里,身边也陷入了静谧中,马辰猛地回头看向那栋房子,但是身后空空如也,似乎什么也没出现过。

“马辰,在那里吗

末世悚情—启世  第八章 鬼雾

?”何雷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,马辰这才冷静下来,自己都干了什么,在害死自己吗!想到此,他赶紧回应了何雷。

一阵金光出现,两个身影从浓雾里走了过来,走过的地方浓雾都会散开一diǎn,但他们一走过,那浓雾马上掩盖住他们走过的地方,何雷一看到马辰安然无恙,收起了自己的项链,心里赞美了一下幸运神。

“我们得马上离开了,我可能快撑不住了,这里的排斥越来越强,怎么会这样!”徐度咬着牙説道,现在他每走一步感觉都是在用尽全身的力气。

“那我们走吧。”何雷説着转身准备走,但他们旁边突然响起一声怪鸣,三人同时抬头望去,只见他们头dǐng的浓雾瞬间散了,一个白色巨人正在他们的眼前,头dǐng是一颗巨大的眼球,此时这颗眼睛正盯着他们三个。

“那孩子!”马辰嘴里念叨了起来,眼睛看向巨人身上的一个部位,另外两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在巨人的手掌看到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孩子。

巨人盯了几人一会后,突然挥着手扫了过来,何雷率先一个后翻躲开,而徐度也念了一句咒语抓着马辰后跳一xiǎo段距离。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的巨人手掌插进了地下,惊得三人目瞪口呆。

发现三人躲开它的攻击,巨人将手拔了出来,不知哪个部位发出了怪鸣,浓雾中竟然响起了无数的哭喊声,像是在回应那个巨人的怪鸣,三人同时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冷,转头看去,只见浓雾里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灰白色的死灵,他们都张大着嘴,头微微向上抬着,腐烂的眼睛盯着那个巨人。

看着这些抬头看巨人但在渐渐逼近的死灵,三人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惧,先不説被巨人拍死,光是这些死灵,他们已经无法突破了。难道他们只能在这里等死了吗。

不,对于徐度来説答案是否定的,他把盾交给了左手,右手从背后取下巨剑,插在地上,随后左手持盾,右手拿着剑柄,他低下头,他慢慢地抵住剑柄。

“不,不能用这一招!”何雷看到徐度的样子,知道徐度要使用什么魔法。

“没办法了,王子,你们明天离开这里后,去到菲尔塔城,在浅水码头找若尔金,我已经付好钱了,他会带你们出海的!”徐度説完便不在説话。

“不,绝对别使用圣光魔法,你会死的,徐度!”何雷推动着徐度,但徐度如同石像一般无法撼动。

“击拖奥特,沫舒嘎零,卡拖,伊……”徐度大声念着圣光魔法,那是专门给圣骑士准备的魔法,一旦陷入困境或者被恶魔抓获打败,可以用这个魔法来做到销毁恶魔和自己,但这只能留在最后用,现在对于徐度来説,已经是最后了。

“嘛给屁啊,遗言还是留到和我决斗的时候吧,大个子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一阵黑雾突然冲进了死灵群里,那些死灵竟然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,不过那个巨人还在,但是没什么行动。

“快走,否则等一下那些骨灰粉就失去作用,我们就完了,你们完了不要紧,我还年轻。”重翼説着手又挥了一下,黑雾从他身上挥洒出去,让他们周围的浓雾淡了一diǎn。

徐度本来发光的身体暗淡了下来,他也不敢再浪费时间,马上拔出巨剑,手持着巨剑和盾牌,让巨剑盾牌都散发着金色光芒。可能是因为黑雾的缘故,本来散开很多的浓雾被金色光芒冲开,四人也见到了旅店的位置。

四人往旅店的方向走,但是那些浓雾似乎知道他们的意图,惨嚎声从远处响起,如果此时从天空往下看的话,就能见到整个xiǎo镇外围的浓雾正在向内挤压。

“快diǎn走,快用完了,快diǎn。”重翼大喊着,手伸向一个灰色袋子里,掏出灰色的粉状物挥洒出去,他的手指已经能抚摸到袋子那由革皮构成的质感。

“还剩多少,重翼?”何雷回头看着手还在袋子里摸索的重翼问道。

“完了!”重翼将手从袋子里伸了出来,手上空空如也,他的嘴边不禁出现一丝苦笑。

贵阳中医风湿专科医院李侬
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金云桂
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帅海林
武汉环亚中医白癜风医院徐慧珍
成都风湿病专科医院张政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